等价性在不纯正不作为犯罪中理论地位研究_论文

发布于:2021-10-16 16:59:17

等价性在不纯正不作为犯 罪中理论 地位研究  林 亚 刚 ,黄 鹏  摘  要 :等价 性 理 论 是 为解 决处 罚 不 纯 正 不作 为 犯 和 罪 刑 法 定 原 则 之 间 的 冲 突 而提 出来 。   等 价 性 与作 为 义务 之 间 的 关 系是 两 个各 自独 立 的命 题 ,应 该 分 别 予 以讨 论 ,在 作 为 义 务 之 外 判  断 等 价 性 问题 。 而且 等价 性 并 非 不 纯正 不 作 为犯 成 立的 一 个独 立 成 立 要 件 ,它 是 不 纯 正 不 作 为  犯 与 相 应 作 为 犯在 刑 法 非难 价值 上 相 同 的 结论 性 评 价 。 而 不应 局 限 于 不 纯正 不 作 为 行 为 与作 为  行 为 之 间的 等 价 值 性 。等价 性是 犯 罪 可罚 的 等价 性 ,是 对 行 为人 进 行 处罚 的根 据 ,而 不 是 决 定  行为人正犯的等价性 。   关键 词 :不 纯 正 不作 为犯  等价 性  作 为 义务  判 断标 准  在 我 国有 处 罚 不 纯 正 不 作 为 犯 的 必 要 性 ,然 而 以刑 法 一般 预 定处 罚作 为犯 的 条 款 来 处 罚 不  纯 正 不 作 为 犯 ,在 明 确性 原 则 上存 在 些 许 问题 。等价 性 理 论 ,正 是 为 了解 决 处 罚 不 纯 正 不 作 为  犯 和 罪 刑 法 定 原 则 之 间 的 冲 突 而 提 出来 的 一 个 刑 法 理论 。在 理论 研 究 史 上 ,等 价 性 的理 论 地 位  主 要 围绕 等 价 理 论 与 作 为 义 务 之 间 的关 系 、等 价 性 是 否 是 不 纯 正 不作 为 犯 成 立 的 一 个 独 立 成 立  要件两个命题上争论 。   有 学 者 主 张 应 在 作 为 义 务 内讨 论 等 价 性 问题 ,而 有 些 学 者认 为作 为 义 务 不 能 成 为 等 价 性 判  断 标 准 ,而 主 张 作 为义 务 与 等 价 性 问 题 是 两 个 独 立 的 命 题 ,应 该 分 别 予 以讨 论 ,在 作 为 义 务 之  外 判 断 等价 性 问题 。   一 、 在 作 为 义 务 之 内讨 论 等 价 性 ,以作 为 义务 作 为等 价 性 判 断标 准  ( 一 )德 国学 者 那 格 拉 ( Na g l e r )保 证 人 说 ( Ga r a n t e n l e r i r e )   那 格 拉 认 为 ,为 了处 罚 不 纯 正 不 作 为犯 , 同时 又不 违 背 罪 刑 法 定 主义 ,就 应 该 以 保 证 义 务  ( 作 为 义 务 ) 为 媒 介 来 讨论 等 价 性 问题 。他 提倡 的 学说 被 称 为保 证 人 说 。他 主 张 :“ 把 必 须 防 止  发 生 构 成要 件 结 果 的法 定 作 为 义 务 叫做 保 证 义 务 ,负有 保 证 义务 的人 叫做 保 证 人 ,只 有 保 证 人  的不作为才认为是不纯正不 作为犯 的对 象 。 ” n   保 证 义 务 决 定 了 在 同 一 构 成 要 件 下 被 等 价 性 判  断  况 且 ,不 纯 正不 作 为犯 和作 为犯 在 同一 构 成 要 件 下 等 价 ,如 此 解 释 并 非 构 成 要 件 的 扩 张 ,   作 者 简 介 :林 亚 刚 ,武 汉 大 学 法 学 院教 授 ; 黄鹏 ,武 汉 大 学 法 学 院 硕 士 研 究 生 。   [ 1 ][ 日] 日高 义 博 :《 不 作 为犯 的 理 论 》 ,王 树 * 译 ,中 国人 民公 安 大 学 出 版 社 1 9 9 2 年 版 ,第 2 7页 。   ?  2 8  ?   等 价性 在不 纯 正不作 为 犯罪 中理 论地 位研 究  而 是 依 目的论 对 构 成 要 件 进 行 的 正 确解 释 。 L 2 ]   因此 ,保 证 义 务 是 指 在 法 律 上 负有 必须 防 止 构 成 要 件 结 果 发 生 的作 为 义 务 ,其 实 质 为 刑 法  命 令 规 范 下 的作 为 义务 。故 而 保 证 义 务 包 含 以 下 三 层 含 义 :保 证 义 务 是 法 律 上 的 作 为 义 务 ;有  履 行 作 为 义务 的可 能性 ;防止 构 成 要 件 结 果 发 生 具 有 高 度 的盖 然 性 即 防果 可 能性 。   ( 二 ) 日本 学 者 的观 点  大 蟓 仁 教授 主 张 在 行 为 事 实 上 等 价 ,为 了能 够 把 违 反 作 为 义 务 的不 作 为认 定 为 符 合 构 成 要  件 的 实行 行 为 ,它 必须 是 在法 律 上 与 符 合 该 构 成 要 件 的作 为 具 有 相 同价 值 的 东 西 。既 然 认 为 不  纯 正 不 作 为 犯 的 构 成 要 件 在 形 式 上 存 在 于 作 为 犯 的构 成 要 件 中 ,那 么 当然 只 有 与 作 为 具 有 同 等  法律意义的一定的不作为才能够 符合 它 。 ( 3 ]他 还 认 为 在 结 果 犯 中 , 只 有 不 作 为 若 履 行 作 为 义  务 ,就 具 有 防 止 结 果 发 生 的高 度 盖 然 性 时 ,该 不 作 为 才 具 有 实 行 行 为性 。因 此 有 必 要 在 作 为 义  务 中 ,实 质 的 讨 论 不 作 为 与 作 为 等 价 性 问 题 。 [ 4 ]福 田* 教 授 认 为 :将 等 价 值 性 这 种 漠 然 的 价  值 判 断 直 接 放 人 构 成 要 件 当 中 ,则 法 的 明确 性 和 法 的安 定 性 无 从 谈 起 ,与其 将 作 为 义 务 作 为 一  个 独 立 的要 件 把 握 ,倒 不 如 将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