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书书法图片欣赏

发布于:2021-11-29 03:26:33

  草书书字在西汉晚期就已出现,有两千多年的历史,是使用频率最高的文字之一。下面小编带给大家的是,希望你们喜欢。

  :

  1

  2

  3

  4

  5

  草书的线质要求:

  能够掌握了笔法,还要求线的质量。所谓的线就是古人说的“画”。清初石涛说:“太古无法,太朴不散;太朴一散,而法自立矣。法于何立?立于一画。一画者,众有之本,万象之根;见用于神,藏用于人,而世人不知,所以一画之法,乃自我立。”

  吴冠中认为,石涛的“一画”,强调的是“务必从自己的独特感受出发,创造能表达自己独特感受的画法,因每次不同的感受,便须不同的表现方法,于是画法千变万化,盖以无法生有法,以有法贯众法也”。故所谓“一画之法”,并非指某一具体画法,实质是谈对画法的观点。

  沈鹏先生认为,书法的最简单也是繁复的莫过于“一画”。书法的线是由无数相互依存、抗衡,又相互拒斥、渗透由这种特殊的力作用着的“点”累积而成,可以说是“积点为雄”。书法的"一画"中由于有无数的既矛盾又统一的“力”的折冲,故表现为“一波三折”,书法的每一笔所从出,都受对立面的制约。

  所谓的“血脉”“行气”“形断意连”都贯穿着“一波三折”的原理。石涛的“一”整个世界宇宙。吴冠中的“一”是一种观念,沈鹏先生的“一”是书法中深刻而又丰富的“一画”。今天把石涛的“一画之法”引入书法,以“一画之法”来审视历代书法大师,会发现,大师们的书法,无不闪耀着大师本人的人格光辉,暗合石涛的“一画之法”。

  所谓“一画”,就是书法中的线条,许多个“一画”线条组成了的汉字艺术,组成了作为书法家在宣纸上的大千世界,所以,它如石涛所言的“众有之本,万象之根”,所有的众有和万象都乃自我立,都源于个体生命的心,然而这个心不是狭隘的,而是和天地万物相通相融的,天地有大美而无言,书法家在宣纸上创造的大美也无声。那么就是这个组成大美的最基本的“一画”,却含纳着丰富的内涵。在沈鹏先生看来这“一画”中充满了对立矛盾统一的关系,其中的折冲、对抗可谓“一波三折”,其中所谓的“波”,即书法中的气韵、血脉、形断意连、气通隔行等。每一笔画的出现都受已有条件对立面的制约,“一画”的深刻性和丰富性,就要求在“一画”中承载的是充满生命浓度的线质。当然这条物化的生命线质要想尽可能地做到尽善尽美,既有形而下的技术,也有形而上的要求。在明白了以上所讲的笔法诸问题后,还有一个形而下的关键问题,即对毛笔的控制。很多人知道怎样写的道理,可就是写不好,因为他不懂得控制,控制毛笔的提按行驶靠的是手和心和气。

  蔡邕《九势》中对“力”这样讲评说:“下笔之力,肌肤之丽。”从“力”被作为书法美学的中心范畴使用的那一天起,蔡邕就确切地认定,生理之“力”,是艺术之“力”的本原。“力”即是笔法、形式的外在意象,又是艺术生命美丽的重要内涵。常常能通过一个书家的作品看出他的生命力是否旺盛。

  晋卫铄在《笔阵图》中说“下笔点画波撇屈曲,皆需尽一身之力而送之。”钟繇:“用笔者天也,流美者地也。”“所谓笔力是指线条的力度在人们心中唤起的力量。”

  提笔书写所耗费的力远大于按笔书写所耗的力。提笔的难度远大于按笔的难度,写小楷费的力可想而知。“人知起笔藏锋不易,岂知出锋甚难。”就像一个人走*路与走独木桥、走钢丝能一样吗?它需要极大的控制力。笔毫锥体的每一个细小的变化,都需要在书法家敏感精微的控制之中,才能写出符合书法家心意的线条笔画。毫无疑问,如何提高控制技巧,增强笔画线条的力度,是用笔最突出的中心和难题。要在用笔的控制力上多下工夫。

  在欣赏古代经典作品时,都能感到一股强烈的气息扑面而来,正像一个人的气质,有有形的外在形式,也有无形的内心修炼。从佛学的理念来讲,人的相貌是会变的。你如果真学真干,三年后你的相貌一定会有所改变。认为一个人的外相也一定是他内心的外化,所谓相貌实则是他的心貌,他的心乱不乱,疲不疲惫,烦不烦,痛苦不痛苦,全在他脸上写着。所以在训练笔法和对毛笔的控制力的时候,还要通过学*中国传统文化经典,儒、释、道等哲学、思想、文化、书法理论的学*,慢慢地,点点滴滴地修化内心,这样才能在阅读临摹传统书法经典作品中,包括技法都会有更深刻的感受、理解、领悟。实践和领悟都很重要,你不实践,终归是纸上谈兵,仅有实践不知用心领悟是“学而不思,则惘”,“迷惘”。阅读、思想、审美,人生境界的提升会作用于我们手上这支笔,也会改变笔底下流淌出来的这根线条,提高线的质感。各种审美理想对笔法的要求,会产生由各种笔法表现出来的不同审美线质。在长期执着的学*修炼领悟中,才情也会不断地被开发出来。

  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